中国给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带来多层面挑战

美国国会民主党众议员墨菲周三在一场研讨会上说,我国正在借助美国从全球交易系统中后撤的时机来提高其本身的方位。她呼吁美国坚持履行在国际舞台上的领导责任。

美国国会筹款委员会成员、民主党众议员斯黛芬妮.墨菲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说,她关于美国在亚洲的经济政策实施状况有三点最主要的忧虑,其中首要的便是我国对美国领导的国际次序,特别是在亚太地区所带来的多个层面的挑战。墨菲议员介绍说,当前有新出现的一致以为,美中两国现已进入了一个以竞赛和对立为主题的时期,两边在多个范畴存在着竞赛。

墨菲说:“其本质便是分歧的价值观和利益的竞赛,便是关于亚洲和国际的未来有着不同观点的相对立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之间的竞赛。从政治层面说,这是集权管理与民主管理之间的竞赛;从经济的角度说,这是国家领导的形式与以市场为根本的形式之间的竞赛。我以为这是一场美国必须要获胜的竞赛。”

墨菲议员在这场名为“美国是否正在与亚洲经济架构各奔前程”(Is the US decoupling from Asia’s economic architecture?)的讨论会上表示,她以为当前特朗普政府对价值2500亿美元我国商品加征关税而且要挟将对别的价值约3000亿美元的我国商品加征关税的举措等同于外交政策范畴中的“想要打他人,自己却伤得更重”的做法。墨菲说,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正在承受冲击。

她建议,美国应该与其在亚洲和欧洲那些同样对我国“不公平的交易行为”感到忧虑的盟友密切合作,树立一个能够让我国做出“真正结构性改变”的时机最大化的联盟。她批评说,美国目前不光没有这样做,反而正在就一些“非必须问题”和盟友对立。

美国交易代表莱特希泽周二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说,除了关税手法外,他不以为有其他有效的选项,此外他还表示仅凭对话不能解决问题。

墨菲议员在发言中特别强调,我国正在借助美国从全球交易系统中后撤的时机来提高其本身的方位。她呼吁美国坚持履行在国际舞台上的领导责任。

她说:“正如你们从我的个人经历中能够联想到的,我关于美国政界人士提出的美国应该从全球舞台的领导责任中退出来的观点感到怀疑,无论提出这种观点的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我倾向于以为这种后撤,无论它乍看上去有多么吸引人,最终都将会让美国和我们的盟友丢失繁荣,而且影响国际的稳定和安全。”

此外,墨菲议员在讲话中还特别谈到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问题,她以为美国退出TPP是一个“严峻的战略错误”(serious strategic error)。她批评特朗普总统在这个问题上做出的单方面的决议将会在未来带来多边的结果。她说美国本来有时机通过一个由美国设计的商业系统将亚太地区团结起来,而且能够抑制我国不断上升的影响力,但美国却浪费了这样的时机。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